绝de阿七:洗涤过的回忆

无论怎样,期末就在这炎热三天,蒸发了。

没有什么好说,考得好还是差,自己都已经尽力得对待了。这样也就没什么好抱怨了。

这几天,天出奇热,也出奇蓝。恩,很喜欢这种蓝,那样清楚,那样清晰。我说过,这种天空很像自己心情,清晰透明。不知道这样天空会有多久,呵,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心情会有多久。可是,既然能拥有这样心情,那就好好享受这样透彻这样美吧。有一天你也会拥有这样心情,一定。

靠墙。恩,有得靠墙日子一定要靠,因为这样给我一种踏实感觉。

看着天空,一直看着不动,有一刻你会感觉到,自己会在动,那个时候什么都忘记了,包括考试复习。

我对着天空推敲着什么是以静制动。

很佩服自己现在作息时间,晚上12点多睡,早上5点没半就醒了。然后睁着眼睛看周围世界,漆黑。看着窗外一片迷糊,在黑暗世界寻找光线汹涌而入刺眼,这是多么隐喻悲伤啊。

用了2个星期时间把泥头博客看完了。

每晚回宿舍直到12点半,中午回去看到1点半,在这样安排下,把泥头博客,从初二到高二过程,感受,快乐,悲伤,全部收进了自己脑海里。原来,4年时间,可以被自己缩短成2个星期,从新感受一遍。严格来说,是从新承受一遍。对你了解,也只能在这在2个星期内渴求能有更深了解了。可我知道,这远远不够,因为你世界,不仅仅只有这两个星期。

初二六班,这个屡次被你提及班级,终极六班,呵,很喜欢这个名词呢。确,现在我们,都在被所谓学习所谓高考压得喘不过气来,做起事来难免畏手畏脚,瞻前顾后。也许,只有初二时候敢翘课去打球敢爬墙出去玩电脑敢跑出去通宵不睡觉敢一起上课和老师唱反调敢一星期不作业了。只是没想到那个时候乖乖泥头也在六班做了那么多坏事呢。

呵,16岁我们无限勇敢。

在你初中文章里,看到最多是“我不能哭,我要笑,笑才是我生活方式”还有“我,一直都在”才知道,原来你和72,蛙鬼,君君有这样感情。一棵泥树上飘着一只蛙鬼,这样画面也只存在你们之间。

上了高中,更多文章是,你在哭。对着天空想粉红色天空迎着风掉眼泪,在宿舍开着水披上浴巾落泪,在电话里说得哭了,在本子丢后无奈感慨文字苍白地哭了。你世界,逐渐变得复杂混乱,总是需要被动得去接受别好,总说选择权在你手上,结果,才变得更难选择。

世界里,有很多个。他,她,它,他们,她们,它们,你,你们,每一篇文章里,总是出现这样那样代词,有我看懂了,有,始终不明白,而一路看来,我也终于找到了你说那个“熟悉陌生”。呵,原来是在《暂时没题目》里,原来这是你以前给我下定义。

留意了那140多篇文章里,出现LB次数。呵,最早是在2007年7月出现呢。一共13篇出现了我。呵,在自己博客里,可能出现“泥头”次数不会超过10次吧。因为以前一直忽略了你。但如你说,在班上没有刻意去和你说话和你熟悉,我们两个,自然才是最重要。不需要刻意。

看泥头文章时候,刻意地出留意下写作日期。07年,08年,09年,10年,每一年,总会找到熟悉日子。呵,那些熟悉日子,关于,她日子。原来,自己还是会在意她一切。

于是在手机记事本上写“我又记起了她,原来自己还没习惯她不在身旁”。

原来自己是从来没有忘记,那,谈何记起呢?

说过不去提起她不去提起她,可是她还是会出现。这样念念不忘,我是该庆幸,还是该感到悲哀呢?

有一晚和CD聊一件事,她说“我以为你放得下。”放得下?一开始以为自己不会在乎了,以为自己可以洒脱地向全世界大声喊自己解放时候,在那些不同年代却相同日子中,在别记述中,一点一点地被告知答案,原来“自己还放不下。”

从来没有拿起,又谈何放下?

这样感觉困扰了自己好几天,以至于自己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一个了,以至于自己一直都不敢从新开始了,怕会伤害,怕会失去。

时间遇上错,是一段荒唐。这段荒唐,令自己分不清了,谁是对,什么时候是对时间。

谁来解围,让一切完美。

左手计划,也不过是一个没有结果计划罢了。

可能,自己只是习惯在身边日子里,不自觉地想起了她事。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事。

看到一份报道,说一个只要坚持一件事做21次,就可以养成习惯。

那为什么,自己只是偶然地遇上了几次,就贪心渴望,以后每次都可以遇到呢?

会去习惯新步伐,想在每一个那个时刻可以碰头。结果每一次都灰心地怪自己,步伐太快了。

可是,我们,真都需要改变。

连续了两个星期,早晨都只吃馒头。

原因是胃不好。

上星期看完医生,医生说要按时吃药,要吃点清淡东西。自己恩恩恩地点头知道了。

以前生病,每一次都不愿意看医生每一次都不想吃药,拖了又拖。每一次,妈妈都唠叨着记得吃药记得吃药,自己总是忘记吃药每一次都是妈妈准备好拿给我次。

而这一次,我真都按时吃药了。

因为妈妈没有在家了,妈妈病了,爸爸在医院陪她,家里就剩下自己一个

没有唠叨没有督促,我学会了注意饮食,按时吃药。

原来自己可以这样照顾自己。

回到家,把所有文章都删了。

其实,说不上为什么。

可能仅仅是因为在从新读泥头文章时候感受到太多悲伤了。有时候自己看着看着会掉眼泪,所以我不知道这么久了泥头是怎样承受过来。可能仅仅是因为过去被翻阅滋味不好受。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太软诺了害怕别去翻阅自己。

更大可能是,根本就没有愿意去翻阅我过去。

就像西西说啊:“我文章都是过期不候。”

过期不候。

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等了好久候了好久,只是一直等不到候不到。

所以,对不起,我不候了。

等。等。等。

以前固执地等过3件事。第一件给了友情,第二讲给了友情,第三件给了爱情。

我以前说,很重要三个

现在,不等了。

或许,你们连自己和我说过什么,我要等什么你们都不记得了,那我还在等什么呢?

最后还是把所有资料都改回了阿7。

以前可以把所有资料改了,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开她了,让她忽略我了,这样就可以忘记她了,才发现,这是多么可笑多么愚蠢借口啊。自欺欺罢了。

希望,回忆,可以被洗涤。

留下两篇文章。

《冬至》那个一直在我身边

《有我们一直在错过》给自己一个天大讽喻。

文章来源:订阅号青春疼痛文集(qcttwj-7)

作者简介:绝de阿七,听故事,订阅号:青春疼痛文集(qcttwj-7)主编,百度阅读认证作家,搜狐、凤凰、网易、简书、豆瓣、一点资讯、360个图书馆等自媒体平台写手。